天译大家谈
联系我们
联系人:袁老师
联系电话:022-23288213
传真:022-23281183
E-mail: tjyixie@163.com
网址:http://www.tatj.com.cn
当前位置:首页 > 天译大家谈
新诗与古诗英译略论--张智中
2013-6-7   浏览量:3947


                                                        张智中

                                       (天津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天津 300387)


摘要:汉语新诗与古诗,分属不同的审美范畴,两者各有其利、各有其弊。就古诗英译而言,应注意语言的典雅和通俗:译文应随原诗之雅而雅,随原诗之俗而俗。至于新诗英译,则是易中有难。新诗英译,易译而难工;古诗英译,难译而易工。在古诗英译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前提下,新诗英译需要加大力度。

关键词:新诗;古诗;区别/联系;英译


On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and New Chinese Poems

ZHANG Zhi-zhong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 Tianjin; 300387)


Abstract: Classical Chinese poems and new Chinese poems belong to different aesthetic categories, each possessing their own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Concerning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Chinese poems, the elegance or vulgarity of the translated words shall vary in accordance with that of the original poems. Regarding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new Chinese poems, it is easy and again difficult in different cases. It is easy to translate new Chinese poems but difficult to attain perfection, and it is difficult to translate classical Chinese poems but easy to attain perfection. While some achievements have been made in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Chinese poems, more efforts shall be made to translate new Chinese poems.

Key Words: new Chinese poems; classical Chinese poems; difference/relation; English translation


1. 引言

汉语诗歌,大体分为古诗与新诗两个大类。中国诗歌在国际上的影响,主要是古典诗歌,因为翻译了几百年,有着不同译者的不同译本,因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至于中国当代诗歌的对外介绍和宣传,却是非常的欠缺,这不仅体现在翻译实践上,也体现在翻译理论和翻译批评上。纵观诗歌翻译研究或批评方面的论文,都是清一色的古典诗歌英译研究,鲜有现、当代诗歌翻译的研究。因此,本文试图致力于此。


2.新诗与旧诗的区别与联系

新诗诞生于二十世纪初的五四运动时期。虽然这是个新诗与旧诗的分水岭,“而观察新诗六十年的发展,我们也发现新诗并没有与传统断绝;相反地,新诗与传统有极深的关系。”(黄维樑2006:23)那么,新诗与旧诗之间的区别与联系,究竟体现在哪里呢?

2.1.新诗与旧诗的区别

新诗与旧诗,分属不同的诗歌审美系统。这主要体现在两个大的方面:

其一,旧诗重音,新诗重义。这是旧诗与新诗之间最为显著的区别之一。就汉语古诗英译而言,存在着两个主要的流派:格律派与自由派,两者各持一端,各行其道。但是,古诗的英译,如果采取与新诗英译同样的翻译策略,即如果采取自由派的英译策略,则译诗不能反映古诗的面貌,只能将汉语古诗与汉语新诗混为一谈。

其二,旧诗具格律美,新诗具散文美。旧诗重音,所以多具格律之美;新诗重义,所以多具散文之美。同时,新诗毕竟是诗,不可随便把它降低成散文。过于散文化的新诗,注定不可能是好的新诗。格律美与散文美,并非矛盾,而是可以共生同长的。

2.2.新诗与旧诗的联系

虽然分属不同的诗歌审美系统,但新诗与旧诗之间的联系,还是十分密切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新诗旧诗,语言相传。新诗要有新鲜的语言,还要保留着文言的优点,这样,新诗的语言才能亦新亦古、亦质亦典、亦淡亦浓、亦谐亦庄,造成诗歌语言质而不俚、流而不俗的独特风格。从语言的层面来讲,新诗与旧诗决不可决裂,而是应当好好地学习和继承。

其二,新诗之意,因袭旧诗。新诗,实在是旧诗的别一种延续和发展。中国新诗要得到发展,就要向中国古典诗歌学习。因为,“没有哪一个国家的诗歌,像中国古典诗词那样在文化传统中有着崇高的地位。”(龙泉明2005:22)

其三,诗之艺术,不分新旧。“诗是应该新的,但旧诗值得新诗作者学习的地方很多,新诗绝对不应该与传统隔绝。”(黄维樑2006:34)作为中国诗歌的一部分或一种延续,中国新诗既背叛着旧诗,又继承着旧诗。

其四,新诗旧诗,长期共存。自新诗产生以来,中国的诗歌创作,就形成了新诗和旧诗并重的创作局面。新诗之美,旧诗难以代替;旧诗之美,新诗也难以代替。其实,这就像两种不同的乐器,适合于不同的演奏风格。例如王翰的《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及诗人绿原的今译:


酒,酒,葡萄酒!

杯,杯,夜光杯!

杯满酒香让人饮个醉!

饮呀,饮个醉——

管它马上琵琶狂拨把人催!

要催你尽催,想醉我且醉!

醉了,醉了,我且枕戈睡。

醉睡沙场,谁解个中味?

古来征夫战士几个活着回?


如此今译,曾赢得过一片喝彩之声。然而,若将今译与原诗两相比较品味,可感译诗固然自由而奔放、生动而传神,但似失却了原诗中表面豁达却隐含悲痛之音的况味。

反过来,“今诗古译”的,可举徐志摩的《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为例: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有人将其改写成音律稍茸的绝句:


最是温柔一低头,凉风不胜水莲羞。

一声珍重殷勤道,贻我心头蜜样愁。(江弱水2003:29)


如此一改,“音律”自然是“稍茸”了,但抒情的语调却带上了一丝油滑老调之音,令读者不觉其新其鲜矣。徐诗之美,正在于古典与新颖之糅合,传统与现代之绾结。论及此诗,曹文轩说:“试想:我们能用文言表达出如此情调吗?……他若用旧体诗来表达,是不能十分到位的。他只能用新诗的形式来表达。”(曹文轩2003:375-6)

总之,“古典形态的文学,与现代形态的文学,是两种形态的文学,它们是各自都有着足够的存在理由、关系并列的文学。”(曹文轩2003:175)

3.新诗与古诗的翻译策略

在语言方式和艺术形式等方面,新诗不同于古诗。因此,其英译自然应该采用不同的翻译策略。

3.1.古诗英译:典雅与通俗

汉语古典诗歌的语言工具是文言,这就导致其典雅的语言方式。同时,英语中也有一些所谓的poetic diction(诗歌词汇),往往也富于典雅特色。诗中的典雅词语,自有其功用。那么,在古诗英译中,使用一些典雅的词汇,就是合情合理的选择了。请看以下译例:


秋词

刘禹锡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


Autumnal Song


Since of yore fall is grieved as lone and vacant,

Methinks autumnal days excel the spring morn.

A crane ascends through the clouds to the radiant sky,

Leading poetic thoughts to the boundless azure.

— Tr. 孙大雨


《秋词》的英译中,of yore, methinks, morn, azure等,都是比较典雅的词语或短语。

不过,虽为古诗,有时语言也有通俗而清新者。此时,译者便不可一意孤行而将典雅进行到底。例如刘禹锡《竹枝词》中的两句及其英译: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The flowers pink would easily fade like thy love,

The endless currents would rush on like my sorrow.

— Tr. 孙大雨


原诗“竹枝词”为民歌小调,以口语为其特色。英译以thy译“郎”,语言风格正与原诗相忤相逆。《秋词》与《竹枝词》,虽然作者同为唐人刘禹锡,但其语言风格已变。而英译者虽然同为著名诗人孙大雨,其译诗的语言风格却未做变化:一律典雅而不顾通俗,失误便在所难免。

那么,译诗应雅?该俗?是由原诗的或雅或俗来决定的,而不应该由译者的个人主观爱好来导向。

3.2.新诗英译:易点与难点

“现代诗的英译之所以比较容易,取决于它与外国诗的天然联系。……说到这里,容易起错觉,似乎现代诗的翻译就不会有问题了,其实不然。不要说翻译家对于现代诗要有深刻的理解和精到的把握,就是诗人自己写的诗,也未必译得出来。即便译得出来,也未必不损失诗意。”(王宏印2008:215)意即,汉语新诗的英译,是容易的,但同时也是困难的。

其一,新诗英译之易。一方面,汉语新诗的语言,因采用白话而易懂易解。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的现代诗与外国诗很接近,而且是在外国诗的影响下诞生的,所以,现代诗比古诗的英译要容易些,成功的机遇相对而言也高些。”(王宏印2008:214)“汉语现代诗歌的翻译在语言选择上与散文翻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可以说,除意象、意境及情感等方面的因素外,现代诗歌不妨说就是一种分了行的散文,在翻译方面可以从散文翻译那里找到一些启发。”(邵志洪2005:396)例如:


镜子

艾青


仅只是一个平面

却又是深不可测


它最爱真实

决不隐瞒缺点


它忠于寻找它的人

谁从它发现自己


或是醉后酡颜

或是鬓如霜雪


有人喜欢它

因为自己美


有人躲避它

因为它直率


甚至会有人

恨不得把它打碎


The Mirror


Though just a plain surface,

Yet it seems unfathomable.


It loves truth deeply,

Never hiding defects.


It is honest with those who seek it,

Anyone can discover himself in it.


Whether one is flushed with wine

Or wears hair white as snow.


Some like it

Because they are good-looking.


Some avoid it

Because it is too frank.


There are even some

Who hate it and wish to smash it.

— Tr. 中国文学出版社


艾青的诗,显然具有散文美的特征。副词,在以散文美为著的新诗中,得到广泛的运用。《镜子》中,“仅只”、“却又”、“因为”、“甚至”等,这些副词在英译中都被再现出来。纵观英译,几乎都是直译出之。此时,在语言风格上,汉语新诗与英诗的语言美就比较接近了。

其二,新诗英译之难。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语言方面的难点。新诗虽然采用白话,接近散文,但这只是从大体上而言。有时,“文言在现代汉语中还经常出现,具有产生美感的点缀作用。”(毛荣贵.2005:260)而且,新诗“在语言上,舍弃空泛无力的表达,追求语言的陌生感,让所指和暗示结合在一起,造成语言的张力。”(龙泉明2005:56)这就导致新诗中一些特殊的语言结构,从而对译者构成挑战。第二,内容方面的难点。“意义的丰富性是现代派诗歌的一大特色,因此,译者应尽可能保持原诗的复义性与张力。……现代派诗歌中的张力与复义性是诗歌翻译中字面以外的隐形陷阱,译者要从篇章整体意义入手透彻了解原诗意义,才能在译诗中再现原诗蕴涵的张力与复义。”(商瑞芹.2007:154-5)

简之,新诗英译有其易点;同时,汉语“现代诗虽然挣脱了古典诗的格律,但内容往往空玄,从翻译上讲,另有其难点。”(胡允桓2007:169)


4.结语

就古诗英译而言,应注意语言的典雅和通俗:可适当运用典雅之语,但也要注意运用通俗之言。译文应随原诗之雅而雅,随原诗之俗而俗。至于新诗英译,则是易中有难,不可一概。在汉诗英译的过程中,如果对新诗和古诗不加区分,统译为一体:即都一律地译成英语的自由诗,西方读者自然无从知晓中国诗坛存在着新、旧两种体式,这就等于蒙蔽了西方的读者。

无论如何,我们“希望在加强创作的同时加强翻译。这里所说的翻译有两种:一种是将外语优秀新诗译成华文,为大家提供借鉴资料;另一种是将优秀的华文新诗译成外语,介绍出去,为世界上更多读者所赏识。前一种几十年来我们做了不少,但还不够;后一种限于人力,就做得更不够了。华文新诗迄今在世界范围内尚未得到应有的认识,除了主观方面的其它原因,主要是能够阅读、欣赏和翻译华文新诗的外语翻译家太少;但是,我们不能消极地等待和依赖外国人,应当自己设法把这项艰巨任务承担起来。”(绿原2006:119)在古诗英译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同时,就需要在新诗英译方面来加大力度了。


参考文献


[1] 曹文轩. 一根燃烧尽了的绳子[M]. 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

[2] 胡允桓. 译海求珠[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3] 黄维樑. 新诗的艺术[M]. 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2006.

[4] 江弱水. 中西同步与位移——现代诗人丛论[M]. 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

[5] 龙泉明. 中国新诗的现代性[M].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

[6] 绿原. 绿原说诗[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

[7] 毛荣贵. 翻译美学[M].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5.

[8] 商瑞芹. 诗魂的再生——查良铮英诗汉译研究[M]. 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7.

[9] 邵志洪. 汉英对比翻译导论[M].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5.

[10] 王宏印. 新诗话语[M]. 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8.





首页 | 协会概况 | 资讯动态 | 会员简介 | 天译大家谈 | 翻译服务 | 译海浪花
版权所有:天津市翻译协会 津ICP备12008642号津教备0416号 技术支持:华泰科技